仓院之里茶馆说书的。
寒风土匪窝给大当家端茶的。
超高校级的青年缺德艺术家。
到哪都是鸽子精。
头像画师感谢封月大大!

【日向创0101生贺】吉祥三宝

狛日七三人友情向设定

我流OOC预警

二代剧透预警

对姑娘像春风一般温暖,对小伙子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

笑,都给我笑

-

       这艘因年久失修而常年被海水腐蚀出血腥一般的铁锈味的轮渡,在一年的冬天飘散出了些许姜饼人和枫糖甜丝丝的香味。或许是由于过节的缘故,就连一向吃紧的未来机关送来的补给物资较之往常都丰腴了许多。在这个冬天突然学会了习惯了省吃俭用过苦日子的年轻人们终于舍得把房间供暖的气温调高几度了。于是久违的欢声笑语便像熔化的铁水似的,黏黏腻腻而暖暖和和地涌进了整个船舱。

        女孩子们在研究新送来的衣料和小泉储存的有点年头的时尚杂志;花村大厨指点江山,男孩子们围着他,送去新鲜的食材。过去的一个月一直为着大家今天怎么过冬和明天船舶的航向心操得稀碎的日向老船长终于松了口气,在被引擎声震得模糊了边角的欢笑中终于也想起了,在成为什么人心中的未来之前,自己也曾经是个翘首盼望着海边修学旅行的高中生。

  人人看上去都有光明的未来。在大家喜气洋洋,脸上洋溢着希望的时候,就会有那么一位看上去比谁都开心。虽然帮花村打下手的人群里找不到他,虽然左右田和一和九头龙冬彦两人耿耿于怀,嚷嚷着至少让这家伙把冰箱给搬过来,狛枝却依旧离着吵吵闹闹的人群远远的。有日向在旁边的时候他的话依旧多且难懂,手上倒丝毫不闲着,未来机关寄来的写着“重建计划大获成效”……云云的报纸三两下就剪成色彩斑斓的拉花,哗啦啦贴满被海雾染污了的窗棂。日向看着他干活出神,想起了当时在贾巴沃克一号岛屿的旧馆的狛枝,脸上会不会也带着和现在一样的笑容呢?如果在那个所有人都能到齐的夜晚灯火长明,杀人事故会不会永不发生?那么此时此刻的他们也许就少了许多隔阂,就像两个真正的高中生商量着打扫礼堂的会场一样,把这锈迹斑斑的旧船装点得多少有一些过年的样子。

       但日向创承认他们回不去,就连神座出流也无法完全消去横亘在十六人之间有关离去与流血的暧昧的雾霭。日向甚至承认此时此刻他出现在狛枝的身边,有一点想要监视他乖乖干活的意思。门外左右田和二大严阵以待,奋斗在防火防盗防狛枝的第一线。舱内所有还勉强能使用的自动烟雾报警器都理所当然地瞄准了一个人,生怕这位超高校级的爆破手哪一天雅兴大好,看什么都像献祭希望的礼炮。

       “日向君又在想那座岛吗?”狛枝突如其来的精确打击让日向心下一惊,切割着彩带的裁纸刀差点噗嗤一声戳到自己手上,多亏被前者装作不经意间拦了下来。“预备学科手就是笨呢。”

         “想什么……有什么可想。欺诈师同学也好,七海同学也好……大家不是都在这呢吗?”

  “日向君刚刚一定在想,未来旅馆的旧馆多暖和啊,那天花村同学好好地露了一手,肯定比现在还要热闹吧。”

  “我在想你那天好歹等大家吃几口再拉闸的啊。”日向没料想到狛枝对自己脑内的估量居然能精确到时间地点。潦草划拉完手里的窗花——果然没有狛枝做的好看——故意大声地数着准备好的装饰品,也不知道和谁置着气。甜点、榭寄生、冬青叶、丝带和彩灯。舱内灯火通明。还少什么呢……? 

          “别找啦日向君,难道你在指望未来机关给我们空投下来一棵过节用的圣诞树吗?” 

        天上是不会掉圣诞树。可心事再一次被洞穿的日向创真心实意希望天上掉那种成了精的丝瓜。让未来机关自相残杀事变中智斗逆藏勇救苗木的小英雄和成为绝望卧底期间鞠躬尽瘁兢兢业业奶孩子的一曲忠诚赞歌自产自销去吧,他俩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过节的主意,毫无疑问是七海提出来的。就连多出来的补给,也是她问Alter Ego,Alter Ego请苗木诚,苗木诚瞒着宗方京助,宗方京助管不着十神白夜开着直升飞机送过来的。“如果大家还在新世界程序里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七海把自己缩在兜帽里,指尖玩着发梢。即使已经圆满地完成了监视新世界程序的任务,她依旧活跃在所有人的生活里,为大家辛勤的劳作出一份力。左右田一边烧着锅炉一边想着吃鸡,被七海拿枪突突着满山坳跑,几轮下来最终沦为了光荣而壮烈的超高校级跳伞运动员;上班摸鱼的狛枝一手好牌在七海面前打个稀烂,身边日向笑得一脸大仇已报,殊不知几分钟后换他亲自上阵照样送了一波人头;索尼娅不想工作端来一盒GALGAME来和七海讨论ACG文化,公主殿下和游戏玩家菜鸡互啄。

        “没办法呀,”屏幕那边的七海笑眯眯地摆弄着手里的游戏机,连头都没有抬。日向眼见着她在十二月的第二十五天虐趴下了第二十六波工作时间打游戏的兢兢业业的绝望残党,一时吓得没敢说话。“过节的话,就是大家聚在一起暖暖和和地打游戏比较好吧……我是这么想的。”

        很早以前,日向创就想手把手地教给她每一个节日的过法了。在贾巴沃克岛的超市,教七海去认识女儿节时街头巷尾的小姑娘手中五光十色的糖果。告诉她男孩节时锦鲤的旗帜会静静划过如水的天空。那圣诞节呢?以兔兔美老师一向浮夸的作风,圣诞节的时候,一定会在自己的魔法杖上缠满许多亮着彩灯的星星,戴着叮当叮当的项圈,坐着像素小飞机拉着的雪橇,没有烟囱就走积雪的木栈道,把日向一点都不想知道是什么的那种礼物一个个塞满旅馆的回廊,结冰的泳池,最后还不忘给每个人的头像用蜡笔画上一顶简笔的圣诞帽。日向觉得自己那个帽子一定会恰到好处地立在画像的呆毛上,傲视群雄。他想着这些突然想笑,可看着屏幕那头七海独自一人,怀里的兔美和过去一样软绵绵地叨叨着love love, 像一个真正的玩具娃娃,又有点想哭。

          他怎么忘了,在永远被留在夏天的七海千秋那里,圣诞节是不会下雪的啊。

       “日向君的脸色很难看,是没有睡好吗?”七海难得从激战正酣的游戏中抬起头,关切地这样问着。

       “什么事都没有……等你再抓到哪个同学不好好工作偷偷玩游戏的麻烦往死里打。随你开心就好。”

        心事重重地下线之后,日向创——神座出流架设起线路,动用超高校级的黑客才能长驱直入,入侵了贾巴沃克岛其实并没有向他设防的新世界程序。他新增添的每一行代码,都在岛屿上空的云朵里写满雪花。

        翌日,大雪封道,贾巴沃克岛几乎被埋。罪魁祸首日向创再度登入程序后,与哆哆嗦嗦几乎是被冻醒的七海面面相觑。后者围着围巾,穿着花纹有点像船上的窗花的新毛衣,笑得依旧灿烂——“别……别那么害怕呀。Alter Ego早……早就想带我看看下雪了。昨天他……改了一晚上的程序呢。说真的……真的日向君,你们……那里下的雪,也是这么大的吗?……那一定要注意保暖啊……”

       日向创突然有点高兴,为着七海无论在程序的哪一边,都能收到圣诞礼物。尽管这份礼物好像确实有点多……

       在未来的几天里,因为过节而第一次见到下雪的七海和因为过节而难得忙里偷闲摸鱼打游戏的同学们相安无事。新世界程序中随处可见她和Alter Ego穿着暖洋洋的棉衣排排坐在大和田纹土的雪橇摩托后座,热带小岛上的雪地旅行,时时有石丸清多夏鸣笛开道。日向创决定暂时不打扰这幸福快乐的一家了——等春天积雪融化,七海自然会发现自家被埋起来的邮筒里,她曾经喜爱过的那种糖果静静躺在礼盒中,像夏日祭的烟花。

  

       去年新世界程序里的日向十五岁,在岛上扯淡交朋友,用黑白熊硬币换来成箱的蓝羊和矿泉水,跟周围的人们对酒当歌,谈笑风生。过了年船上的日向就整二十岁了。这一年他见过杀人放火也见过天降才能几乎砸穿自己的颅顶。天是红的血是粉的,日子沿着神座出流的预报缓慢而无聊地随着海浪流过,令他自以为看破红尘。他知道12月21日昼夜平分,阳光从哪个位置照射进船舱。他知道圣诞夜没有群鹿拉起雪橇,但连成一片的北斗星会在几时几分出现在穹顶……

       但万万没想到狛枝凪斗何时何地又搞来的易燃易爆危险品,让所有瞄准了他的烟雾报警装置瞬间锣鼓齐鸣。等日向火急火燎地踏过吱嘎作响的台阶冲上疑似火情的甲板上时,却只看见了新一年零点的天空和满堂繁盛灿烂的火树银花。

     “生日快乐啊,日向君。”他听见了狛枝的声音。后者一手拎着爆炸物一手点着打火机,可难得地怎么看都不像个危险分子。

     “生日快乐啊,日向君。”他又听见了七海的声音。不知道是谁把新世界程序运行的计算机带到了甲板上来,让她也能迎来新年的烟花。

      “生日快乐啊,日向君。”他听见了许许多多的声音,与此同时轮渡的客舱里,次第向他亮起了灯光。

        他突然觉得日子也可以就这样无聊又奇异地过去。怕吵闹的希望同学在震耳欲聋的警报和爆炸声中一边捂着耳朵,一边特意加大了音量喊出来的祝福,生怕他听不见;睡不醒的游戏小姐设了五十多个闹铃,就为了赶上零点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屏幕上,和她深爱的同学们看着同一片天空与礼花。在一片嘈杂和亮光中日向创悄悄许下心愿:他想在光辉灿烂的未来里,身边也有这样奇妙的大家。

--

--

--

“不黑狛枝能憋死你是吗?能憋死你吗?”

“能憋疯。”

--

我之前是真想拿吉祥三宝填个词就上来当生贺的来着。
新的一年,果然还是要学会正常地写东西了。

  

评论 ( 8 )
热度 ( 49 )

© 喀秋莎的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