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院之里茶馆说书的。
寒风土匪窝给大当家端茶的。
超高校级的青年缺德艺术家。
到哪都是鸽子精。

【御冥养成向】用什么浇灌法律界的■■

我打心底里对不起御剑()
御剑团子化,神千喵化预警,请小心食用。
bgm:认真卖萌么么哒.mp3,我对不起存娘。
_
_

    鼎鼎大名凛凛威风小皮鞭甩得飒飒作响的、高傲的天才检事官狩魔冥小姐,一向对于消磨时间的子供向电子游戏是深恶痛绝的。她有充分的理由认为那白痴游戏无聊且愚蠢并浪费生命。理由就是现在,在神圣的法庭等候室内,绫里真宵竟然蹲在一角两眼发直,笑嘻嘻地注视着手机屏幕上一只金棕色的猫咪蜷在毛毯上优雅地眯着眼睛打呼噜,时不时会有一只不知哪来的胡子拉碴猫高马大一表猫才的社会大猫乱入骚扰,牵牵爪子咬咬耳朵蹭蹭鼻子,就差没开口说些什么“我的小猫咪”之类的骚话了——如果那家伙会的话。真宵这丫头倒也不紧不慢,就那么一边看着自家的猫懒洋洋直起身来,一拱一拱和那大佬挤成一团,一边买了金色的、悬着一块勾玉状装饰的丝巾给自家猫咪围上,又象征性地招待外来社会大猫几块咖啡味的糖。她笑得很开心,然而这开心在注意到一直盯着自己的狩魔冥后转瞬间变成了更大的惊喜:“狩魔检事官对这个也感兴趣的吗?”
      说什么蠢话?才没有。想都不要想。狩魔冥把屏幕上显示着“新用户注册…”云云的手机藏起来,像往常一样仰着下巴做出睥睨的姿态,扭头离开时故意把高跟鞋咔哒咔哒踩得更响了。

      这是个什么东西?冥直勾勾看着屏幕上长得珠圆玉润活像个和菓子的团子发呆。小玩意儿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一副害怕地震似的表情让她有那么一瞬间想狠狠把它抱在手上并毫不留情掐它的脸。罗列法条似的一二三四五完成了前置的新手任务手头阔绰,冥毫不犹豫买了一条围嘴给团子系上也当成领花——不管怎么这说也是她狩魔家的东西。冥不像真宵有的是时间闲来无事就来陪陪屏幕那头的主子或者主子们,也不像真宵从小深谙疼爱妹妹的好姐姐的套路:在养成小玩意儿这一点上,冥不自觉地学习了她的父亲。她买了好几本大部头的书籍堆到团子眼前,怀着皮鞭命中目标的满足感看着小东西皱起眉头一脸吃瘪。退出登录之前还不忘搞到一块挺大的黑森林蛋糕和那些书本摆在一起。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去工作了的父亲就是这样用食物把两个孩子外带一大堆法学课本一起甩在法庭外的咖啡馆,留下她和御剑怜侍面面相觑,互相盯着对方盘子里看起来好像更好吃一点的蛋糕不作声。直到小女孩神气活现地抢过个头比她高出不知多少的少年盘子中的蛋糕并不由分说把自己那份看着就腻的黑森林推到对方面前冲着他坏笑以后,两个人才埋头开始了自己的学习和下午茶。
    这一团和菓子状物看起来并不比当年的狩魔家小姐和御剑怜侍更好管教。当冥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揉着太阳穴打开游戏签到时,却发现那东西皱着一脸的生无可恋把自己裹在书页中,苦哈哈的样子倒是和现在的自己有几分相似。黑森林蛋糕被很领情地吃了个干净,看来那家伙和御剑怜侍一样喜欢甜的。啧啧啧。

    在和菓子君终于趴遍了所有的页码,吃腻了所有例行公事似的点心,把所有的家具都堆叠起来站高高的地方也不知道在等着谁回来以后,狩魔冥终于拎着辛辛苦苦氪出的小皮鞭咻咻咻地登录了游戏。团子大概远远地就看见了她,但依旧绷着脸。狩魔不禁怀疑是不是它也像真宵家的猫似的有了自己的朝圣者。但好像并没有。团子顺着摆的七扭八歪的家具晃晃悠悠地爬下来,铁青着脸望着她出神。狩魔当然不指望这小玩意儿能冲着自己蹭蹭屏幕喵两声,也突然对用皮鞭强迫它乖巧可爱这事失了兴趣。她控制游戏中的自己兴趣大好地伸出握着皮鞭的手想戳戳它的脸蛋,却发现指尖噗嗤一声直接陷了进去,这一戳倒是直接让团子出现了个不那么常见的吃痛的表情。狩魔冥甚至忘了截图留念,一边难得花容失色揉面团似的想把凹陷揉回去,一边纳闷地想着,这个板起脸皱起眉头来比谁都严肃的家伙,难道这么柔软的吗?
    不要再等了小白痴,你以为你等成铜像等成一块愚蠢的望什么石我就能天天带着点心和故事回来和你玩什么爱的抱抱吗?狩魔冥佯怒,挥起小皮鞭呼呼空响,心里的碎碎念也不知届到了没有。就像三岁的狩魔冥等不来难得看上去不那么意气风发的父亲和自己共度新年,却在自家书房找到了一个望着满壁法条不知为何暗暗抹泪的小白痴似的,小小的团子终于也收获了自己的意外之喜。于是从那以后每当狩魔冥上线,都和躲到高处的和菓子君同步地皱着眉头,从未沾过脸蛋的氪金小皮鞭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嗖嗖嗖驱赶着也不知从哪特地找来黏着自家团子就是不肯放手呈贪吃蛇状的一大群带着头盔举着电击枪的迷之生物。她一边秋风扫落叶似的挥舞着鞭子一边打心底里好奇这群打都打不走家伙们到底看上了自家也不怎么水灵的大白菜哪一点好,回头看着白菜皱着眉头一脸横生的沟壑和褶子自嘲地想,大概是因为它…看起来比较深沉?
   
    团子一天天越长越大,追随着它的贪吃蛇也一天天越拉越长,那时它就皱皱眉头,叼着冥新给它带来的钢笔窝在毛毯似的书上划着笔记,不带走一片云彩和秋波,偶尔把脸深深埋进蛋糕里啃一口又用围嘴兼手绢兼领花的一角擦拭着嘴角的奶油。当狩魔冥终于处理完手上堆积如山的公文回到游戏中做任务升级解锁新的点心和图书的时候,就看到了鲜嫩可口的和菓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成长和进化终于光荣壮烈而不可逆转地把自己皱成了一只卖相还算不错的包子。冥手忙脚乱无济于事地按揉着它,妄图至少把它揉回个馒头的样子。小东西小东西你不要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啊,一天到晚绷着脸也不笑的白痴,可就像个…
   像什么呢?狩魔冥这么想着,殊不知自己的眉头也锁起来了。

   她有那么一瞬间是羡慕着真宵的。此时那家的猫咪日子业已风生水起,守着盆大的咖啡杯就差没叼着烟糖向外来大猫按小时收租子了。两个大家伙头挨着头埋进甜滋滋暖洋洋的咖啡中,互相在对方身上溅起许多的痕迹。冥在法庭等候室里看得呆了。真宵冷不丁回过头来,带着近乎狡黠的笑容像个小孩子似的叫着,“果然狩魔检察官也喜欢这个游戏。”音量不大也不小,刚好足够让聚精会神的冥吓一跳。绫里真宵你是白痴吗?冥气呼呼地想着,刚刚作势举起皮鞭等候室的门就打开了。年轻有为的检察官皱着眉黑着脸大步流星走进又瘫在了最近的沙发椅上。
   “他是不是又被成步堂先生气到了?”真宵吓得噤声,冥伸手去捂她的嘴巴。然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御剑怜侍检事早早就注意到了女孩子间的悄悄话,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彬彬有礼地向这边投来了一个半死不活的笑容。冥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个人面面相觑莫名其妙,空气中却不自觉地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冥并不知道御剑怜侍笑是因为她伸出爪子糊真宵嘴的动作像极了当年抢蛋糕的那个熊孩子,御剑也别想知道冥笑是因为她终于想起了那个总绷着脸一不留神就把自己皱成了小包子的团子到底像个什么人。但狩魔冥朝向绫里真宵的指尖突然改变了方向,故意加了力道毫不留情真真切切地戳在了此时此刻的御剑怜侍脸上的这件事情,不论是在谁的笑容里,都格外顺理成章。

_
_
_
终于在缺德本性完全暴露之前把故事甜了回来。
两个小的抢蛋糕那段致敬的是掌柜的 @欣_JesSie 在诞生日那篇里的设定,我答应要给她送一面锦旗。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喀秋莎的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