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院之里茶馆说书的。
寒风土匪窝给大当家端茶的。
超高校级的青年缺德艺术家。
到哪都是鸽子精。

【RWBY】旅 行 家

  -本人旅行青蛙玩魔怔了以后的速成作。

  

  -英雄父亲的一天。

  

  -常回家看看。

  

  -这是因为快过年的缘故了吗我怎么越写越乡土。

  

  -恭喜我流蕾文布兰温女士在抽烟喝酒烫头的路上越走越远。

  

  -

  

  太阳小龙身边留不住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别人的一生建功立业,眼见CCT四座信号塔楼起楼塌也算得一阵等到胡子一大把的时候能坐在摇椅上扇着团扇跟儿孙绘声绘色说笑的传奇。可太阳小龙怀疑自己终其一生只不过是玩了一场身临其境的旅行青蛙。每天浇花养狗,温带海岛潮湿和煦,金黄色的花朵之间时有三叶杂草缠绕。他就给自家向日葵除除草,施施肥,时不时还陪着说说话:毕竟这向日葵和玫瑰一样,也是盛开在温暖夏天的花。

  

  然后他回家一看,桌上刚刚烤的曲奇饼没了,这是Ruby出门打仗了。车库里的大黄蜂开走了,这是阳又出去找妈妈了。顺带一提,接近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早上起来发现床头柜上自己刚买的烟没了:这是孩子她妈一去就不打算回来了。日子过得兵荒马乱也不指望什么地方特产和伴手礼,只等着俩孩子什么时候能想办法寄来几张褪了色并且磨花了边角的照片或者干脆更直接一点——托个梦——聊以解闷,让他不那么惦记。好在Ruby三天两头就写信,快快活活又没完没了,说着旅行路上的萤火虫有如磷火,秋天夜间的寒露淌过红枫伤痕似的叶脉,滴滴答答盛满Jaune小朋友的眼眶;潮湿的木柴给小厨师烈莲的野炊带来了点麻烦,可是聪明的Nora只消用带电的锤子挥砍几下,在一声类似于爆破的巨响之后,就又是一场热热闹闹的烧烤晚餐。顺着小姑娘有一搭没一搭的废话,经验丰富的前猎人,现役信标学院地理老师太阳小龙先生很快就推测出了她现在所处的方位。寒风王国的山麓,秋冬时常有雨,他在花园中寻找四叶草祈求女儿的平安。比起伶牙俐齿的妹妹,阳表达的方式倒直接了很多。她会寄来照片:枫叶,寒鸦,落日的山道,摩托车闪着光靠在一边。照片背后注着几行字:一路上的人都让我不要和土匪山贼鬼混,让他们扯淡去吧。

  

  两个姑娘最新寄来的信和照片是一起到的,甚至装在同一个信封里。还没等太阳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被阳小龙新寄来的照片吓了一跳。孩子们闹着挤成一团,让这台太久没拍过如此多笑脸的相机有点不太适应,清晰度感人。黄毛小炮仗嚣张的笑脸占据了屏幕的左下角,拎着她妹妹的领子就往镜头前面糊,Nora倒吊着,三人平分了这张照片的半壁江山。Qrow在后面似笑非笑地看着孩子们,手中提着的什么东西——好像是个提灯——微微发亮,但照片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这张全家福后面依旧有阳的批注:猜猜我是怎么找到妹妹他们的?这是我和某人的小秘密。可Ruby的长信也没能告诉他所谓秘密的一星半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的心事,如果是STRQ时期绝代风华英姿勃发的太阳也许能懂。但在与队伍中的两位女性都断绝了联系的多年以后,太阳小龙不得不承认,姑娘们的秘密是他赶也赶不上的热闹。他知道自己又一次到了该放手的时候。太阳的前半生并不算顺遂,统共三次放手一次给了背叛,一次祭了死亡,这次终于在近二十年后敬了孩子们的成长。他百感交集,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殊不知这秘密的另一个主人在几天前也为着同样的心情红了眼圈。

  

  但是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明天的太阳也会照常起床浇花喂狗除草做饭,毕竟只要炉火还会从厨房升起,只要饭菜还能热腾腾预备在桌上,背着行囊的旅人就会在无数个下一秒带着沉甸甸的照片和纪念叩响门铃。他给Ruby烤了Summer过去最爱的那种小蛋糕,给阳准备了颜色鲜艳得吓人的果汁,还在上面点缀了把小伞。今天心情还不错,那就顺便给Qrow买了酒来满上。他等啊等啊……好吧,今天他们不回家。早早喝了酒洗洗睡躺在空无一人的偌大空房子里,窗外的海退潮了。

  

  半梦半醒之间他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比如那时他和Summer彻底失去了联系,阳开始懂事,哭着找妈妈。这时Ruby说看见了只比舅舅还好看的大乌鸦,天天守在姐姐的窗棂前。它的羽毛漆黑油光水滑,丰润的羽翎如同孔雀。小姑娘把这只乌鸦画进画中,连带着灰不溜秋相形见绌的Qrow,有日子不见的穿大白袍的妈妈,刚刚开始学会做饭,端着面包和甜点一身狼狈的爸爸,无所不能的姐姐和穿小红袍的她自己。于是这颠沛流离聚少离多的一家,无意间有了硕果仅存的一张全家福。



#广告

系列下一作点这里

评论 ( 18 )
热度 ( 92 )

© 喀秋莎的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