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院之里茶馆说书的。
寒风土匪窝给大当家端茶的。
超高校级的青年缺德艺术家。
到哪都是鸽子精。

【狛枝中心】狛枝凪斗什么都会

打了第五章心里难受,第一次正常地写了东西。
多人无cp友情向注意。
含有第五章从头到尾的剧透注意。
有点点私设注意。
小学生作文《〈我最敬佩的人〉节选》文风注意。

   左右田和一觉得狛枝凪斗他怎么什么都会啊。他怀着不自知的敬佩想着那家伙居然能在自己这个超高校级的机械师眼皮底下将一辆除了汽笛不响剩下所有零件都在吱嘎作响的废旧卡车改造成左右田一直津津乐道的大片里那种定时炸弹,又要计算油量耗尽后炸弹引爆的时间点,还要调试视频文件自动播放的程序,最后还不忘了随手把油箱和车门焊死。无处可逃。无路可退。请君入瓮。关门打狗。终里急切切咒骂着,对今天早上掐着白毛儿的脖子时怎么就没在手上多加些力道这事捶胸顿足以头抢地,索尼娅蹬着高跟鞋闯进工厂,虽镇静却难得地喊哑了嗓子。真优雅,好可爱——然后倒计时归零,尖叫声和爆竹噼里啪啦的声音在脑海中炸开。左右田虽是个读不懂空气的人,但呆呆地望着卡车后座上人畜无害的炸弹——分明是几挂一万响的鞭炮和五光十色的呲花——依旧感到了肉眼可见的嘲讽。

    九头龙冬彦一直觉得狛枝凪斗无所不有。他会变出一把瑞士军刀交由左右田去修理联通草莓塔和葡萄塔的电梯,会变出谁也找不到的炸药,轰轰烈烈平了半个未来旅馆,会变出几千字心理辅导工作,一句话掰开了揉碎了融进边古山佩子带着泪的笑,逼得他九头龙最终还是承认了:把青梅竹马的她视作工具,才不是什么希望。
  “妈的这冰箱哪来的?”很久很久以后,面对第五次搜查,九头龙仍会想起他不止一次被那孙子带来惊喜后满脑子“我操这都行?”的那些遥远的下午。

   七海千秋越发觉得狛枝凪斗无所不能。倒并不是因为只要有这家伙在身旁笑眯眯地盯着,抽起卡来出货率就至少翻了个番。不,她想的不是这个。她想狛枝大概已经猜到叛徒是谁了吧?要不是那样的话,为何当对上失真的视频信息上那双飘着雪花还泛着荧光的眼睛时,自己的心中总有种难以名状的不安呢?滴滴答答的倒计时和嘈嘈杂杂的心事搅得她难得乱了心神,当反应过来时却已伸出手将其它所有人一并护在身后。“先用我的电子学生手册试试能不能解除机关吧。”游戏玩家的直觉告诉她恶战在即,对方吟唱完毕只等一道白光抹除整座岛屿。眼前正在清零的倒计时向她挑衅着,可是七海觉得自己这一把不能输。

    日向创觉得狛枝凪斗无处不在。他会在封锁了路径的高塔之间自由穿行,会大晚上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自己也不知上没上锁的房间,会在五号岛的夜市摊背后隔着缭绕的炊烟朝着他笑。现在他死了,日向创却更觉如芒在背,已死的人会在远远的地方坐看波诡云谲,贾巴沃克群岛和南国的海都成了他的眼睛。在最初的海滩急切地等待自己醒来的、说话带笑却让人毛骨悚然的、掩饰不住嘲讽刀子似的直勾勾扎过来的眼睛在日向脑海重叠交错过着走马灯,最后却不可抑制地浮现出那眼睛的主人在痛苦中忍着泪水死不瞑目的样子。日向一阵头皮发麻,是尖叫还是呜咽的东西梗在喉咙,压得他发不出声音。

  狛枝凪斗理所当然以为自己是什么都做不到的。他用上膛的枪指着太阳穴,翻遍了通关特典也找不到日向君的才能。他撬开兔兔美老师的宝藏,却认不出叛徒小姐熟悉的字迹,并意外地认为那涂鸦有点可爱。他和和气气恭恭敬敬向所有人笑,灵魂低到尘埃里并从那之中开出了许许多多六瓣的闪着光的花。却万万想不到这其中所有人连带着涂了猩红指甲油的自己都可憎,都绝望。他无法原谅那些做不到的改变不了的,他到死也想不明白的。失速盘旋的客机,劫匪手中相向的刀刃,因为没有亲属只能交由本人的病危通知书,北风和太阳永不平等降临的天空…
   一声闷响,凉风和亮光从突然之间从废弃仓库大开的门扉涌入。隐隐约约听见大家三分气急败坏三分放心不下的、呼喊着自己名字的声音。他如此熟悉的大家,索尼娅的声音里永远带着异国腔调,九头龙急了就爱蹦脏字儿;七海终于睡醒了,日向君的反应可真是有意思…
  多米诺骨牌次第倒塌,在赞美殉道者的圣歌之中,火焰升起来了。
-
-
-
-
-
-
-
-
-
-
-

#以下是广告

说书的这人也觉得狛枝凪斗什么都会,他扫除搞事扛冰箱,所有ed都是他唱的。在这人的缺德lofter里,他甚至还会说相声

#以下还是广告
缺德掌柜的( @欣_JesSie )觉得狛枝凪斗什么都会,他既能和江之岛盾子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也能在十年前就拎着日向创的脖领子教育他不要辜负大家的希望。
掌柜的只想玩梗。

评论 ( 2 )
热度 ( 100 )

© 喀秋莎的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