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院之里茶馆说书的。
寒风土匪窝给大当家端茶的。
超高校级的青年缺德艺术家。
到哪都是鸽子精。

【对口相声】主角的绊脚石和过气的十神白夜

人物严重崩坏,角色台词自带口音,一二代剧透因素有且很多…
不是我怎么写着写着还膜上了……

十神:观众朋友们大家好,端午节刚过,我给您拜个晚年。

狛枝:是够晚的。

十神:自我介绍一下,可能有观众之前认识我。十神白夜,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偶尔说说相声。边儿上这位是我的搭档。

狛枝:是,我叫——

十神:谢谢大家给我一个人(重音)的掌声,我很感动。谢谢,谢谢。(鞠躬)

狛枝:(乖巧.jpg )……。

十神:该你了,说话呀。 

狛枝:……啊啊,我这种人没有说话的必要,只要安心做给十神君带来掌声的垫脚石就好。

十神:别跟我这卖乖,看见你我就来气。

狛枝:…您这话怎么说。

十神:这儿有张官方宣传海报,我带来给大家瞧瞧。

狛枝:您请。

十神:这图好啊。一代二代主角组全员凌空一指声如洪钟一声论破划过苍穹,你看看日向创左膀右臂双翅膀要的就是一个齐齐整整,左手边是七海,作弊代码在手无休止议论就是这么有底气,右手边是您,小伙子笑得真喜兴。

狛枝:您抬举我,要说气势还得靠一代诸君撑场子。

十神:您就捧苗木吧。他那身高那气质您又不是不知道,就超高校级小动物一只,弄不好还得是吃草的。我们这也就苗木右手边的雾切响子姑且算得上个扛把子,左手边…

狛枝:别介,左手边那翅膀位不应该是您的吗。按说您这气场这绝对身高,压制一下我们这边的预备学科是一点问题没有啊。

十神:接着吹,苗木左手边就没人了。

狛枝:那您呢?

十神:不是,我怎么都没看见我人在哪呢?再接着往图里找就只有莫诺美和黑白熊了。纳了闷了。想我堂堂一代贵公子carry位搞事担当待遇还不如吉祥物不成。

狛枝:小高这事儿确实做得不对,呆会说完相声我们把他从天上拽下来批判一番。

十神:批判完别忘了再让他飞回去。明明拥有了完美的人设,又明明是弹丸论破系列搞事役的开山鼻祖,诸君的祖师爷,两件事合起来,本该是梦幻的时间。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被大家忘记呢?

狛枝:(沉痛)希望之峰的优秀学员,久经考验的超高校级战士,您的姓名无人知晓,您的功绩永世长存。

十神:很惭愧,只做了些微小的工作。

狛枝:您给讲讲。

十神:那是个月黑风高杀人夜,正当我要去图书馆看书的时候就听见打女更衣室里头传来一阵动静。这个有意思,我得凑过去看看。万一解锁个特殊CG触发个支线剧情也算立了一功。

狛枝:偷窥女孩子的更衣室,什么毛病这是。

十神:这叫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雾切同学一向都是这么调查的。光是男厕所她就进过不知道多少个了。不信你自己去问问苗木。

狛枝(突然登错账号的苗木):净他妈扯淡!

十神:刚才那是…?

狛枝:没什么,说您长得真好看。

十神:刚看了一眼我就愣住了,就见着面前一地粉血,一个彪形大汉在收拾海报和地毯,旁边躺着一小姑娘。这是赶上犯罪现场了。

狛枝:可得离远点。不过您这也是立功了,学级裁判就等着您作证人呢。

十神:您别,证人搁对面逆转片场可是高危职业,阵亡率跟苏联坦克兵有一拼。幸好是犯人没注意到我,趁着他收拾完赶紧进门一看,坏了,这是不二咲同学啊。

狛枝:不二咲千寻,超高校级的程序员。AlterEgo和AI七海小姐的作者。为他默哀,一路走好。

十神:可是直接看见凶手作案过程这不行,这太IMBA了,这破坏了游戏的平衡性。万一到时候我刚作完证言不到三分钟学级裁判就结束了,苗木君没有拼图组字机关枪玩那可不行。

狛枝:您还挺惦记着苗木君。所以您就…一个英雄不朽给不二咲同学拉起来了?

十神:学级裁判上我就挺身而出气贯长虹,当时就把杀人鬼灭族者翔拎了出来,钦点论破扣锅带节奏一波带走。苗木再也不用担心学级裁判结束得太快啦!

狛枝:…您这都什么操作。再怎么说您这盘也是个预言家,注意点影响。别总跟个暴民似的逮谁怀疑谁。

十神:…还有脸说呢。给大家介绍一下,贾巴沃克岛第一场学级裁判,我旁边这位预言家狛枝凪斗悍跳狼人,满世界祸祸,生怕大家没把他投出去。

狛枝:您说笑,我这种人怎么可能是预言家呢……我是女巫啊。

十神:哦,原来那是你啊,合着第五天晚上是女巫把自己给毒死了,听着都新鲜。

狛枝:我这不都是为了希望吗。但是您干的这个可不行,怀疑腐川小姐得有证据。单纯地为搞事而搞事是没法成为希望的垫脚石的。您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十神:证据多明显。腐川小姐这是要动机有动机要手段有手段,你看案发现场那血字,华文行楷,比11037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那捆绑,那台灯电线,这是凶手转化的灵感,来源于学园长的馈赠。(舌尖上的中国旁白语气)

狛枝:嗯?作案手法您知道的可真够清楚的。

十神:废话,不二咲是我绑的。

狛枝:…前排观众麻烦低个头,七海小姐手里一堆灭火瓶丢过来误伤到您就不好了。

十神: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苗木的好帮手,一代四章我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空手揪出大神樱一匹铁狼。

狛枝:啊啊…,二代四章我也空手揪出日向创一群铁狼。

十神:就为这个还挨朝日奈小姑娘一耳刮子,之前我爸爸都没打过我。

狛枝:都得付出点不幸的代价啊。

十神:代价大了去了。到六章结束希望之峰学园大门一开我是全部资产缩水百分之九十一夜回到解放前。来的时候是贵公子,走的时候怎么成下岗待就业大龄青年了。

狛枝:您得想开点,谁知道后面会跟着什么好事呢。

十神:还真让你说对了,就在这个时候,小高来电话了,说中央已经研究决定了,新出的超级弹丸论破二还让我接着当这个超高校级的贵公子。

狛枝:嗯,二代是有您戏份。

十神:小高这么跟我说的,说崽儿啊…(转身凭借五厘米身高差俯视狛枝,做胡噜毛状)

狛枝:诶诶诶,冲那边比划去。

十神:说崽儿啊,知道你们一代里日子过得不容易,阿爸知道错了。打南边有一个兵家必争之地叫做贾巴沃克群岛的,你和苗木君去那里跑一趟远征,必能功垂千古扬名天下,青史留名万众敬仰。

狛枝:有意思。

十神:于是我就到了贾巴沃克岛啊。一上岛我就寻思,说得先找个侦探带队不行,找不到侦探仨问号也能凑合一下。可是整个岛都找遍了也没看见个靠谱的人,唯一那个仨问号听起来还像个走哪哪死人的小学生。

狛枝:这届仨问号不行。……诶天海同学你怎么哭了。

十神:找不到组队的朋友我们就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开了一个小号入队,学级裁判上好歹也能有个照应。

狛枝:不也挺好吗(赤松脸)。诶不对,学级裁判场上我怎么都没见到您人呢?

十神:别说学级裁判了,连个尸体发现我都没见着啊。只记得停电了黑灯瞎火一大片,我刚把夜视仪戴上,就看见苗木君摸着台灯电线走过来了。小伙子两年没见可变精神了,一米八大高个,绿风衣白短袖,还染了头棉花糖白毛。我心说这下好了心里可踏实了。

狛枝:……您慢着,再仔细瞧瞧姓名栏,那是NAEGI MAKOTO吗。

十神:等看清姓名栏写的是KOMAEDA NAGITO也晚了,他一过来我就GG了,GG完还掉线了。重新登录的时候四下里好一片食尽鸟归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狛枝:您这词儿是腐川小姐教的吧。

十神:不是……人都哪去了?刚宴会厅里吃吃喝喝一大群人,怎么我一回来只剩五个了?死神小学生还在,机械师还在娃娃脸还在,警犬哎不对体操部还在,之前拿呲花炸未来机关大门的那姑娘还在,剩下的人呢?还有花村辉辉是哪位,过来我们聊聊刚才那个击杀算怎么回事儿。狛枝凪斗你这个助攻也跑不掉,从贾巴沃克岛上出去以后乖乖站着别动。

狛枝:您先别急着寻仇,二代终章的剧情还没完哪,您还得老老实实念台本。

十神:还说呢,拜您所赐这台本到我这儿就剩最后一句话了。

狛枝:哪句?

十神:别管了快强制关机。

狛枝:那还真是对不住了呐。

(两人鞠躬谢幕。)

评论 ( 21 )
热度 ( 183 )

© 喀秋莎的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